当前所在页面:首页 > 走进宝兔 > 发展大事记
走进宝兔
About Poetop

邹立胜:衣锦还乡  十年十亿

“如果说回归,我算是浙商回归比较早的——2003年,我就回青田投资了。现在算来有10个年头,在浙江的投资也有10亿左右了。”

邹立胜是青田人,现任广东省浙江商会会长、丽水市政协常委。与这两个社会职务相关的,是他名片上列举的在广东和浙江一系列投资项目:中国宝兔皮件服饰有限公司、广州财富工业园、浙江青田宝兔工业园、浙江瓯华实业工业园……

邹立胜很坦率地告诉记者,其实回到青田进行投资,主要的动力来源并非是商业上的利益。青田山多地少,本是人们离开家乡外出创业的原因,如今这种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变,而且由于地远人偏,物流成本远高于大城市,就商业利益而言,并不是最好的选择。然而,人并非是纯粹的经济动物,中国传统文化中“叶落归根、衣锦还乡”的思想,“泽被乡里、造福一方”的文化冲动,才是自己回乡投资的根本原因。

北上南下闯天下

顺着美人尖,视线往下,是浓眉大眼,但偏生着一张“国字脸”,这种以柔融刚的面相能让人过目不忘。

在青田,邹立胜名气很大,除了几个国际品牌的销售生产公司,他在青田还成立了小额贷款公司,创办了当地第一家民办中学。在广州,提起他,浙商无人不晓,但当地媒体这么发达,他却很少见诸报端。

“人要保持低调,不自满;人一旦自满了,自以为是了,就没有发展空间了。”邹立胜话不多,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喜欢唱歌,点唱率最高的是《爱拼才会赢》。

邹立胜自小生长在青田的小舟山,这里山多地少,物产匮乏,在计划经济时代里算是贫穷的山旮旯。作为家中长子,邹立胜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初中只念了一个学期便辍学在家务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1979年,改革开放的大潮初动,18岁的邹立胜便开始外出做生意。弹棉花、卖钮扣、做篾匠……像许多浙商一样,早年的邹立胜在“大社会、小生意”中锤炼了自己的谋生技能。

1986年,邹立胜来到武汉,投资成立立胜商贸有限公司,开设武汉广东正品皮具城,开展皮具产品生产、经销业务。九省通衢的武汉,为日渐成熟的邹立胜提供了广阔的商业舞台。1980年代中期,武汉汉正街的商业市场逐渐形成规模,邹立胜积极参与、支持湖北省最大的皮具市场——汉正街皮具市场的规划、设计、建设与招商,为这一市场的繁荣兴旺作出了贡献。他经营的立胜商贸也因此被被武汉市各级政府多次授予“先进企业”称号。

1999年3月,邹立胜先生南下广州,取得美国“花花公子”品牌皮鞋的中国总经销权。此后,他先后投资成立广州宝兔鞋业发展有限公司、广州富铤实业有限公司、浙江来利皮具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广州犀牛发展有限公司等10家企业,代理金利来、花花公子、犀牛、富铤、鳄鱼恤、鲨鱼等国际知名品牌,后来,邹立胜又注册了“宝兔”、“熊猫”等商标,以至有人戏称他开了一个“品牌动物园”。

树品牌就像养女儿

一位羊城商人曾经这样慨叹:不怕浙商务实,不怕浙商抱团,最怕浙商非凡的品牌意识。宝兔集团是中国较早开展品牌代理、走特许经营连锁专卖道路的公司之一。公司依靠出色的经营能力,在短短几年内,取得了跨越式发展,所代理的各大品牌商品市场占有率一直领先于同行。

邹立胜非常注重各大代理品牌的培育、推广和维护工作,每年都不惜砸巨资开展“统一设计、统一形象、统一装修”为核心的品牌专柜、专卖店形象建设工程。有人说他穿着朴素,但其实细看,邹立胜是极其注重形象的,穿着简单、淡雅,却无声彰显着个人品位。“做品牌,要先做有品位的人。”他说。

邹立胜认为,做品牌一般需要找准4大定位——年龄定位、价格定位、风格定位、形象定位。“想做哪个年龄段?欲定何种价位?配合何种风格的设计?店面该呈现怎样的效果?”邹立胜都要反复斟酌。在他眼里,品牌就是信仰,要让消费者认准一个品牌,必须使品牌有让人信服的理念和内涵。

就这样,从单一品牌走向多种品牌代理,从经营目标责任制到两权分离再到产业化,邹立胜希望从扁平的“哑铃式”经营模式中,寻找到“生产厂商”和“终端销售商”的平衡点。“两头做大的同时,又要把握两头,平衡两头。”而在自有品牌培育上,又要摒弃“哑铃式”经营,专注于产品研发与终端渠道开拓。

邹立胜所拥有的品牌中,单是产品研发人数就已超千人。“这就像养女儿一样,品牌是要捧在手心里看着她长大的。”邹立胜称,公司每个品牌都有专属设计师,人数有20-30人。他会将设计师定时送往国外培训,汲取全球最前沿的时尚理念;同时,会让他们参加当地服装展,搜集国际最潮流的时尚元素。

借鸡生蛋不是长远之计,没有自主品牌,不做高附加值产品,掌握不了市场主动权,更甭谈“做大做强”。经过几年的国际品牌运营,邹立胜从代理品牌到创立了自主品牌FORTEI,从单一的皮具、鞋、包,到房产、矿产等多行业发展。

品牌回归 总部回归

“一个人创业打拼的目的是什么?一开始当然是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活能有保障。可是这个目的早就达到了,为什么直到现在还不能放下?”邹立胜说,现在依然奋力打拼的目的,一是为了自己的尊严和荣耀,另外则是为了能够帮助更多人,特别是家乡的父老乡亲。

2003年,邹立胜代理的“花花公子”刚刚建立起全国的销售网络,邹立胜就投资5000万元,把公司总部迁回了青田县,建立了“青田宝兔工业园区”,主要做皮鞋的研发和销售。“在外面做生意,做得再好,也不能把父老乡亲都请过去,帮不了他们多少;回乡投资,不但能够和家乡的亲戚朋友在一起,还能解决部分乡亲的就业问题,也算是我为家乡做的微薄贡献吧。”作为在外创业的浙商,邹立胜始终没有忘记这片养育他的故土。

“外面的事业做得再大,老家的亲戚朋友甚至都不一定知道你在做什么。”这让邹立胜深感遗憾,而在家乡办企业,也能帮帮辛苦种地的乡亲,让他们日子过得好一点。

与此同时,广州的生活也总让邹立胜感觉“不便”。“像小孩子读书的问题、户口的问题,还有文化差异等等。”邹立胜说,虽然广州市政府很重视来穗投资者的利益,但某些相关部门的“小鬼”难缠,有些部门在政策落实上仍不够完善。

这时,恰遇青田县政府抛来的“橄榄枝”,回乡投资便显得理所当然。

“金利来、犀牛,这几个品牌今年都要迁回来,到时候还会有设计产品展示。”邹立胜说,青田人在广州代理国际品牌的人不少,今年商会里还有10家企业要回来。最近,邹立胜又在青田拿了50亩地,准备将在广州的青田人召回来,共同设立一个品牌总部基地。

“这是一个回归的好机会,为此广东浙江商会专门成立了回归小组。思乡是具‘传染性’的心病,如今,在广州的浙商回归气氛相当浓。”邹立胜说,家乡情结谁都忘不了,从小在这里长大的,人不亲土也亲。政府的重视是促成邹立胜下定决心回迁总部的重要因素,而中国人传统的“光宗耀祖”、“叶落归根”理念更深深影响着邹立胜的最终判断。

不过,回乡投资并非一帆风顺。当时,青田县政府为鼓励邹立胜回乡投资,原本承诺为其划出一块50亩的土地,但突生变故,这块地最终流入当地另一家有影响的企业手中。为此,青田县政府又特地重新划出土地给宝兔公司,这让邹立胜十分感动,“虽然这块地只有10几亩,比原来的50亩地大大缩小,但青田土地资源紧张,也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政府能想办法拿出这10来亩地,也是他们的诚意所在。”邹立胜告诉记者,他原本只想在青田办个工厂,后来就直接把总部迁了回去。

用10年捐建100家学校

据了解,当年,邹立胜在回乡投资前期考察时,首件事不是拿地签项目,而是给景宁大漈乡中心学校捐了100万人民币。

其亲近人士透露,邹立胜因少年时贫困失学,一直深感遗憾,为此特别重视下一代的教育。

而且,自回乡投资后,邹立胜开始越来越多了解家乡。2004年深秋的一天,邹立胜由于经贸考察,来到丽水市莲都区老竹畲族镇。当他行走在风景优美的老竹溪畔,一阵阵稚嫩的读书声传入耳朵,邹立胜转过身去,看到一幢破旧的校舍,于是问同伴这是什么学校。同伴说,是老竹镇民族学校。

就是这次考察,邹立胜看到了学生身上浸湿的鞋子,看到了简陋拥挤的学生寝室,看到了年久失修的教学楼和破旧的课桌座椅……

不久,邹立胜捐赠50万元,帮助老竹镇民族学校建设综合楼。而这仅仅是个开始。此后,青田附近各个县(市、区)的乡村学校也都有了邹立胜匆忙的身影,他以每年200万元的步伐,为其覆盖丽水全市的捐建项目而奔波着:龙泉市民族中学食堂大楼、青田中学教学楼、云和县朱村乡中心小学综合楼、庆元县举水乡中心小学教学楼、遂昌县云峰镇中心小学教学楼……9个捐建项目直接惠及师生1万多名。如今,一幢幢崭新的楼房矗立在青山秀水间,安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传来琅琅书声。

“那次到了老竹学校后我才明白,家乡的发展需要我们做的还有很多,不仅仅是项目合作。看到家乡落后的教学环境和条件,我觉得,农村教育是最值得我们去帮助的。可以说,就是那次以后,我把帮扶重点放在了农村教育上。”邹立胜说。

然而,这种“撒芝麻”式的捐助,却无法让邹立胜看到教育质量的结果。他开始筹划参与到办学中去。

2011年秋季开学前夕,青田县伯温中学正式揭牌成立。这是青田惟一的一所民办中学,总投资3.5亿元,由中国宝兔集团、意尔康集团、中国绿水分离设备有限公司等共同投资创办,投资发起人正是邹立胜,占该校股份的70%。“创办伯温中学的初衷,是希望集中民间办学优势资源,办出一所知名的学校,为家乡教育事业尽一份自己的社会责任。”

然而,办校再次碰到了土地问题。目前,伯温中学借用的是原青田中学的校舍,由于校舍逼仄,大大限制了招生的规模。2011年第一年招生,伯温中学仅招了一个年级240人,而参加考试的学生却有2000多人。

好在这样的状况不会持续太久。邹立胜透露,青田政府已经为伯温中学划拨了300亩土地,不久就将投入建设使用。这个消息再次令邹立胜倍感欣慰:“政府如此诚心,我们自然会加倍努力!”

在全国各地的偏远乡村,也都留下邹立胜的身影。2004年以来,邹立胜在甘肃省白银市、四川省自贡市、安徽省青阳县等地学校捐建项目达60多个,直接惠及师生5万多名。据统计,2000年至今,邹立胜捐资助学、扶危济困、支持公益事业累计7000多万元。

“我是企业家,也是一名政协委员,政协委员不是荣誉,不是光环,而是一种责任。” 邹立胜说,现在他已完成了丽水各县一个捐建项目的计划,接下去,打算再用10年时间,完成捐建100个学校项目的目标。

会长”是一种责任

2008年从美国开始爆发的金融危机,引发了全球性经济危机和衰退,中国广东是重灾区。据不完全统计,当年广东倒闭企业逾15000家。同年,广东省浙江商会统计数据显示,自改革开放以来,广东吸引了40多万浙江人南下创业,截至2007年,浙江商人在广东兴办的各种企业年产值近3000多亿元。

“但当时另外一份统计数据很不乐观,商会下面的企业平均利润比去年同期减少30%以上。”邹立胜告诉记者,商会后来就牵头筹备了“首届全球浙商高峰论坛”,希望把尽可能多的浙江商人聚集在广州,共同寻找转机,把握商机。

“当时问题的关键不是是否形成了倒闭潮,而是形成的市场氛围影响了各行各业的信心与企业办实业的理念。”邹立胜称,在1982年可以用2000元做起拉链纽扣生意,在1997年可以用500万元开起连锁店,但是以后可能用5000万元也支撑不了一个企业的发展。

“2008年,热炒的倒闭企业中40%是自然规律,有15%是通货膨胀的因素,另外15%是高污染、高耗能的企业受到政策影响而倒闭或转移,剩下30%分别是新注册企业对市场把知能力不高和经济危机造成的企业倒闭。”邹立胜告诉记者,市场达到饱和时必有一番龙争虎斗,但出口形势的走低确实让外向型制造企业在各个方面都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市场信心不足只会为危机蔓延“火上浇油”。

所以,提振会员企业信心,成为当时商会的核心要务。后来,此高峰论坛得到了浙、粤两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与倾力支持,全球各地的浙商、国内知名经济学家纷至沓来。

当年,邹立胜还投资成立了青田汇通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如果不会把钱用到有益的地方,只顾自己,最多就是在自己的存折上多画几个零,有何意义?!把钱留给后辈,也不是一件好事,会造成后辈的依赖感,丧失社会生存能力,就连动物也不如,更像个植物,到最后应了“富不过三代”这句俗话。”采访末,邹立胜如是感慨。

Copyright © poeto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74867号-1
Powered By Vancheer